Mavees時尚網
年輕人樂園

請微信掃碼關注

從《小白船》到《兩只老虎》,童謠怎么就變“陰樂”了?

作者:ACGx
2020-09-07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ACGx   微信ID:acgxclub

標簽:時尚   潮流   時尚網   時尚網站   潮流網站   潮流文化

聽說你也患有“童謠PTSD”!


今年夏天,最能帶來清涼感的歌曲,莫過于《小白船》了。
“藍藍的天空銀河里,有只小白船……”在人氣網劇《隱秘的角落》中,悠揚的歌聲、稚嫩的童音與殘忍的兇殺案關聯起來,為觀眾帶來別樣的觀劇體驗。以至于只要這首童謠響起,觀眾們就會意識到劇情走向不妙,無辜的角色將迎來死亡結局,所以《小白船》也被冠上了“陰樂”的名號。


作為一代代人口耳相傳、帶有濃厚地方特色的童謠,風格大多活潑明快、宛轉悠揚。但在國內外的文娛作品中,童謠和洋娃娃、木偶、發條玩具、八音盒等一樣,早已成為懸疑、恐怖故事的常見元素。


| 童謠背后的黑暗歷史

童謠雖曲調簡單、歌詞朗朗上口,但要深究其內涵就會發現,有些歌謠背后的故事,遠不像世人想象得那樣純真美好。
根據百科資料顯示,《小白船》原曲是朝鮮的安魂曲《半月》,作曲家尹克榮為了自己去世的姐夫而創作。有一種說法認為,尹克榮創作時正處于朝鮮日據時期,《半月》同時也在暗喻失去國土的痛苦。
后來,《半月》被重新翻譯填詞成《小白船》傳入中國,保留下原曲的歌詞大意。桂花樹、白兔、晨星等意象,展現出對天空的想象與探索,深受小朋友的喜愛。但“飄呀,飄呀,飄向西天”等歌詞,也能讓人聯想到其“安魂曲”的內核。
像《小白船》這樣,用美好意象或輕快曲調掩藏深刻含義的童謠,在世界范圍內還有不少。例如英國《鵝媽媽童謠》收錄的八百多首民間童謠中,就有不少童謠用歡快的節奏,展現黑暗恐怖的內容。


其中流傳極廣的一首童謠,便是《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倫敦大橋倒下來)》。正如這首童謠的名字與歌詞那樣,歷史上倫敦橋曾因戰亂而多次倒塌。但也有一種說法認為,歌曲其實隱喻的是殘酷的祭祀儀式,稱“將孩子埋到橋的地基里,他的靈魂將守護橋梁屹立不倒”,此類傳言也為這首童謠抹上一層神秘、詭異的色彩。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被多部影視作品所引用,像《黑執事》《東京殘響》《心靈偵探八云》等日本動畫里都曾出現這首歌謠,往往與角色生命受到威脅、神秘祭祀活動等情節相關聯。


同樣出自《鵝媽媽童謠》的《Ring a Ring o' Roses(玫瑰花環)》也是如此。直到現在,小孩子們還會手拉手,一起唱著這首童謠,玩轉圈圈的游戲。
圓環形狀的玫瑰裝滿口袋的花束灰燼,灰燼我們都要倒下
有一類說法稱,童謠描述的是歐洲中世紀被稱為“黑死病”的大瘟疫,“圓環形狀的玫瑰”是指疾病早期的紅疹癥狀,“花束”為病人祈福,“灰燼”暗指病人打噴嚏的癥狀,“倒下”則意味著患病致死。在游戲《瘟疫公司》里,當感染死亡病例超過一定數量之后,也會響起這首歌。
這些所謂的“暗黑童謠”,創作者往往是成年人,期望表達自己對歷史、社會、生活的見解,并借兒童之口傳唱。童謠會呈現時代背景、反映部分現實,《鵝媽媽童謠》中的瘋子、殺人犯、壞小孩等角色,都是歐洲中世紀至工業革命時期的底層人民形象。
童謠會記錄下各個國家地區的歷史文化,與政治、宗教、社會、經濟、自然等因素息息相關,其中不乏今人看來荒誕、怪異、暴力、血腥的內容。例如在古代日本,人們會將剛滿七歲的孩子祭獻給山神以求豐收。改編自古代日本櫻花童謠的歌曲《送七子》,靈感就源自于此,歌詞和《地獄少女》閻魔愛悲慘的經歷相吻合。悲劇內容與童謠形式對比鮮明,更加凸顯出故事情節的絕望與殘酷。


| 童謠為推理懸疑、靈異驚悚作品制造反差

除了那些本就帶有沉重背景故事的歌謠,讓童謠“變質”的另一重要因素,可能還得數文娛作品的助攻。
像《鵝媽媽童謠》中的故事,同時也會成為創作者豐富的靈感來源,將其作為推進故事情節的線索。著名推理小說家的阿加莎·克里斯蒂創作的《無人生還》,就引用了童謠集里的《十個小黑人》。十位曾犯下罪責的主人公聚集在一座孤島上,無論他們作何掙扎,都沒人能逃過童謠的預言。角色避無可避走向死亡,也帶給讀者們“善惡到頭終有報”的復仇快感。


如今在推理小說領域,“童謠殺人模式”已經相當常見。比如阿加莎·克里斯蒂另外兩部作品《黑麥奇案》《捕鼠器》,橫溝正史的《惡魔的彩球歌》、東野圭吾的《白馬山莊殺人事件》、綾辻行人的《霧越邸殺人事件》等作品,都讓童謠與案件掛鉤。這些童謠既能夠預示殺人手法,也能誤導警察辦案,還可以成為揭開兇案謎題的工具。
不僅是小說,影視劇也將傳唱度極高的童謠,作為劇情關鍵節點的背景音樂。例如在香港驚悚片《尸氣迫人》中,傳統粵語兒歌《月光光照地堂》,就分別在片頭租客墜樓、中期展現詭異氛圍,以及結尾揭開真相時出現,作為整部影片的重要線索,《月光光照地堂》也推動影片從恐怖到悲涼的轉變。
除此之外,網劇《暗黑者》中紀念逝去孩童的《月亮粑粑》,電影《我是證人》里兇手哼唱的《蟲兒飛》,貫穿整部《失蹤人口》網劇的《紅河谷》,以及熱門網劇《隱秘的角落》里的《小白船》、《非常目擊》中的《送別》,都讓童謠顯得灰暗且沉靜。


或許是童謠本就具備的治愈屬性,與驚悚、恐怖、死亡的反差效果太明顯,一些影視作品的原創歌曲、改編音樂,也開始模仿童謠的曲風。

上世紀80年代,由林正英、許冠英、錢小豪等主演的靈幻功夫片《僵尸先生》中,令人印象深刻的《鬼新娘》實為原創歌曲,但兒童合唱團的演繹讓“天際朗月也不愿看……明月吐光,陰風吹柳巷,是女鬼覓愛郎”的歌詞更顯詭譎。
《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破》里初號機暴走撕碎三號機時響起的《道別在今日》,改編自上世紀60年代森山良子演唱的流行歌曲。改編后的歌曲,用清新的女聲伴隨小孩子們稚嫩的和聲,與暴力、殘酷的畫面形成強烈的感官沖擊。


配樂作為影視作品中的靈魂,對氛圍營造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可以說,影視作品中的童謠,往往不完全是歌曲本身在傳遞驚悚情緒,而是當作品展現恐怖、驚悚或靈異畫面時,劇情和稚嫩童聲形成強烈反差,更具戲劇張力、讓人印象深刻。童謠的傳唱度越高,觀眾們也越容易被熟悉的曲調所觸動,從而催生出令人絕望的壓抑感受。
不論展現黑暗歷史的童謠,還是普通歌謠被用在文娛作品中渲染氛圍,如今人們談及童謠時的感想,已不再像童年時期那般純粹。尤其當《小白船》因《隱秘的角落》被觀眾們熟知,大家開始對童謠背后的另一面感到好奇:
《兩只老虎》好詭異,為什么一只沒有眼睛、一只沒有尾巴?
《泥娃娃》歌詞為什么這么嚇人,旋律也如此凄慘? 
《種太陽》為什么要種這么多的太陽?“到那個時候,世界每一個角落,都會變得,都會變得溫暖又明亮”是不是暗指核戰爭?
……
從這些問題來看,當代觀眾已然患上“童謠PTSD”,會認為天真爛漫的童謠能給人“背后一涼”的體驗,也就不奇怪了。

-END-





提示:1Mavees時尚網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如有侵害到您的版權與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會在第一時間刪除2Mavees時尚網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Mavees時尚網",不尊重原創的行為Mavees時尚網或將追究責任;3如果作者注明不能轉載及需要授權的,請聯系作者本人4作者投稿可能會經Mavees時尚網編輯修改或補充5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Mavees時尚網立場。

用戶名: 匿名用戶
E-mail:
評論內容:
驗證碼: captcha

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搶沙發吧

總計 0 個記錄,共 1 頁。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末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確定

訂閱

訂閱Mavees時尚網通訊,您絕不會錯過潮流、新鮮、好玩、有品的年輕人資訊。

浙江20选5中奖条件 今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武昌鱼股票 山东11选5历史开奖结果 如何看股票涨跌 华东东方6 1开奖号 宁夏十一选五彩票玩法 湖北11选五下载 河南快赢481开奖直播 期货配资什么意思啊 上海时时乐哪里有卖 江苏快三开奖预测 红通投资理财平台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结果 江苏快3 走势图 快乐十分选号技巧 河南快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