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vees時尚網
年輕人樂園

請微信掃碼關注

創始人從賣盜版起家,如今無數玩家求著他多賺錢,波蘭蠢驢究竟是誰?

作者:差評君
2020-03-18

轉載自微信公眾號:差評(chaping321)

標簽:時尚   潮流   時尚網   時尚網站   潮流網站   潮流文化

上個月,游戲公司 CDProjekt RED ( 簡稱 CDPR )在微博發了一條中文通告,通告中說 CDPR 在自家的 GOG 游戲平臺上推出了一項新的政策:玩家可以在購買游戲后的 30 天內進行無條件退款。


意思就是哪怕是你 30 天內把游戲玩通關了,你也可以直接退款,相當于白嫖!這樣的通告,換成其他任何平臺,玩家們肯定都會無條件支持,并且拍手稱快,但是在這條微博下面,看到的卻都是玩家們勸 CDPR 三思,求他們賺點錢。


一般來說,廠商賣游戲玩家求打折,而到了 CDPR 這里,玩家們反倒“ 恨鐵不成鋼 ”,一邊罵他蠢一邊求他多賺錢,可以說是一股清流。
 CDPR 是波蘭國寶級的游戲公司,他們的代表作有《 巫師》系列以及正在開發中的《 賽博朋克 2077 》,這兩個名字各位差友或多或少應該都聽說過。


在中國,玩家們還給了它一個明貶暗褒的外號“ 波蘭蠢驢 ”波蘭蠢驢“ 蠢 ”在哪里?
對于現在的大部分游戲公司來說,賺錢才是硬道理,他們巴不得把自家的游戲一個掰成兩個來賣,最常見的方法就是賣完游戲本體,再賣游戲的 DLC ( 對于游戲本體內容的補充 )
這么做一來可以延續游戲的壽命,而且技術上不需要有擴展提升,非常方便,二來還可以多賺一些錢,現在基本上所有的游戲廠商都用這種方式在賣游戲,玩家們也都“ 習慣 ”了這種現狀。


CDPR 不一樣,他們在開發《 巫師 3 》的時候就表示過他們會在游戲發售后更新一些免費 DLC ,而且確實履行了自己的承諾,他們做了 16 個免費的 DLC 給玩家們下載。


當然 CDPR 也賣收費 DLC ,但問題在于他們的 DLC 價格真的是太良心了,人家動不動 DLC 賣的比本體還貴,他們只賣本體的三分之一,打包后價格基本等于白送,真就是交個朋友。

人家的收費 DLC 加起來就十幾個小時的內容, CDPR 的收費 DLC 價格不僅便宜,游戲時長還超過 30 小時. . . 關鍵是,《 巫師 3 》的 DLC 質量實在是太高了,其中“ 血與酒”這個 DLC 直接擊敗了《 黑暗之魂 3 》、《 魔獸世界:軍團再臨》等強敵,拿下了 2016 年的 TGA 年度 RPG 游戲獎項!

所以玩家們都說 CDPR 蠢啊,這么高質量的 DLC ,單獨拿出來當游戲續作,賣個三位數都有的是人買賬,但 CDPR 就是賣得便宜到讓人感覺是在白送!更別說裝滿了各種周邊產品的《 巫師 3 》實體版禮盒了,送地圖、送原聲帶、送原畫人設,我都沒想到這么小的盒子里能塞這么多東西. . .

都說有錢不賺王八蛋,為啥 CDPR 就鐵了頭要當這么個“ 王八蛋 ”呢?可能大家不知道,這個無數玩家求著他多賺點錢的公司,一開始創立公司的錢居然還是賣盜版游戲賺來的. . . 這就需要從 CDPR 的 CEO 兼聯合創始人之一的馬爾欽 · 伊溫斯基( Marcin Iwinski )開始說起了。


馬爾欽出生于 1974 年的波蘭,那時候剛好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資本主義陣營和前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的冷戰時期。電腦這種東西當時是資本主義國家的奢侈品,波蘭這樣的社會主義國家很難見到。得益于馬爾欽父親的職業( 他經常出國拍攝紀錄片 ),馬爾欽在很小的時候就擁有了一臺自己的個人電腦。


大家都知道,一個小孩子擁有一臺電腦后,要么對編程感興趣,要么就是對游戲感興趣,這是歷史的必然。

馬爾欽就很喜歡玩游戲,但是當年的波蘭還沒有版權法,因此波蘭地下市場盜版游戲橫行,馬爾欽小時候玩的也就是這些游戲。本來么,小時候玩游戲并不代表長大了就一定會去做游戲,就像我一樣,還不是坐這兒碼字。
馬爾欽走上游戲道路的契機則來自于一名希臘“ 網友 ”。當時馬爾欽在一本雜志里找到了這名“ 網友 ”的聯系方式,就寫了一封信給他,并且附帶了兩個游戲卡帶,一個是自己的游戲,一個是空白的。他希望這名“ 網友 ”可以在空白卡帶上錄一個新的游戲,并且寄回來,報酬就是自己的那盤卡帶。要不說人間自有真情在呢,這名網友還真就寄了一個馬爾欽乃至整個波蘭都沒有的游戲《 Target Renegade 》回來。


所謂物以稀為貴,馬爾欽帶著這個游戲去跳蚤市場,隨便一招呼就有人把它買了回去,也讓他從盜版游戲上賺到了第一筆錢,這時馬爾欽才是個高中生。本來馬爾欽是想著大學報考計算機專業的,可是最后成績不太行,被調劑到了物理專業。
說來也巧,他在這里遇到了他的同桌米卡 · 季辛斯基( Micha ? Kici ? Ski ),米卡當時也在跳蚤市場賣盜版游戲賺賺生活費,倆人一拍即合,正式開始做盜版游戲生意。
他們兩個人當時的第一個想法就是賣 CD-ROM 的游戲,因為當時大多數的盜版游戲都是裝在游戲卡帶或者 3 . 5 英寸軟盤里的,這些載體容量很小,只有幾個 MB 的容量,有時候一個游戲就要好幾張盤,其中一張壞了游戲就玩不了。


而一張 CD 有 650MB 的容量,能裝上百個游戲,他們是波蘭最早開始賣 CD-ROM 游戲的賣家,憑借著這個優勢賺了一些錢。


1994 年,在馬爾欽 20 歲的時候,他倆一起成立了一個公司 CD Projekt ( 簡稱 CDP ,意為專門賣 CD ),公司就馬爾欽和米卡兩個人,辦公室是朋友的一個公寓。


這時候的馬爾欽意識到,盜版游戲終究不是個長遠的路,于是他們決定把引進海外正版游戲作為主要業務。也正是在這個階段,馬爾欽就已經確定了 CDP 之后的核心理念——設身處地為玩家著想。

生意的轉型總是要經歷陣痛,雖說同行競爭不大,但是波蘭猖獗的盜版市場讓 CD Projekt 的生意并不是太好,平均每個游戲也就能賣個幾百套好在馬爾欽他倆也是賣盜版起家的,盜版游戲的劣勢在哪里他們很清楚,很快,他們就找到了應對的方法——本地化這也和當時的社會背景有關系,雖說英語是國際語言,但是波蘭的官方語言還是波蘭語和俄羅斯語。
那些盜版游戲都是來自美國,里面的語言自然也是英語,好多玩家都看不懂,極大影響了游戲體驗。馬爾欽他們就是要充當翻譯官的角色,把游戲中的英語翻譯成波蘭語,讓玩家們能更輕松地享受“ 波化 ”游戲。他們最先試驗的是一個叫《 神探飛機頭 》的兒童向游戲。


在波蘭版的《 神探飛機頭 》中,馬爾欽他們不僅把英語的文字內容進行了翻譯,還找了配音演員重新配了音,甚至連游戲中的英文歌曲都用波蘭語翻唱了一遍,可以說是徹頭徹尾地把游戲“ 波蘭化 ”了。
其次,他們還壓低了正版《 神探飛機頭 》的價格,就比盜版貴了一點而已。
這一手雙管齊下的效果非常顯著, CDP 的《 神探飛機頭 》銷量達到了上千套,證明了這個方法的可行性。
隨后馬爾欽他們又接了幾款游戲的代理,銷量都不錯,自家公司的名聲也打出來了,于是他們在 1998 年,聯系了著名的游戲發行公司 Interplay ,并且拿下了知名 DND ( 龍與地下城 )設定游戲《 博德之門 》的波蘭代理權。


面對這一款堪稱傳奇的游戲,馬爾欽的態度也十分慎重,除了完全的語言本地化之外,他還為《 博德之門 》設計了全新的包裝盒,其中包含一張仿羊皮紙制作的游戲世界地圖、一張游戲音樂 CD 作為贈品。


他們還聯系了波蘭當地的《 龍與地下城 》圖書代理商,專門把《 龍與地下城 》規則制成了一本小冊子放進了里面。這些贈品的成本其實很高,馬爾欽的這個舉動幾乎是把整個公司的未來都賭在了《 博德之門 》上。
事實證明,在如此誠意十足的贈品面前,哪怕正版《 博德之門 》定價 30 英鎊,是盜版的兩倍,玩家們依舊愿意掏錢。本來所有的盜版商人知道正版《 博德之門 》的定價后,都等著看 CDP 出洋相呢,現實卻扇了他們一個大耳光。游戲發售的三個月之前, CDP 就已經收到了 8000 份的訂單,發售當天更是賣出了 1 . 8 萬份!( 當時波蘭市面上游戲平均銷量只有一兩千 )


馬爾欽賭對了!
《 博德之門 》大賣,不僅讓 CDP 賺了一大筆,更是推動了整個波蘭游戲市場對于正版游戲的重視,再加上隨之而來的波蘭《 版權法 》的立案,波蘭盜版市場也慢慢銷聲匿跡了。
良幣驅逐劣幣、英雄戰勝惡龍的橋段總是人們喜聞樂見的,然而現實往往是劣幣驅逐良幣、英雄變成惡龍。
可是馬爾欽卻用優質的游戲贈品與本地化體驗,俘獲了玩家的心,戰勝了盜版市場,成為了那個屠龍勇士,讓 CDPR 成為了那個驅逐劣幣的良幣。
《 博德之門 》的成功,讓 CDP 拿下《 博德之門 2 :黑暗聯盟 》的代理權也變得順理成章。
可《 博德之門 2 》是主機游戲,波蘭這會兒玩電腦游戲的人雖然多了起來,玩主機游戲的還真沒幾個,于是 Interplay 干脆讓 CDP 把《 博德之門 2 》移植到電腦上去。
剛好馬爾欽和米卡都有一個游戲夢,立馬答應了 Interplay 的要求, Interplay 還很貼心地通過走私把一臺 PS2 的開發機送到了馬爾欽的手上。


馬爾欽和米卡倆物理專業的學生,自然干不成這活兒,于是他們把當時波蘭很厲害的一位程序員 Sebastian 挖了過來,準備著手進行游戲開發。
結果天不遂人愿, CDP 這頭一切順風順水, Interplay 卻因為財務問題把自己搞破產了,哪還有錢付給 CDP 工資?移植項目當場流產。
可是這程序員都請來了,游戲源代碼也寫了一半了,丟了也實在可惜,于是他們決定做一款真正屬于波蘭人自己的游戲。
他們聯系了波蘭非常著名的小說《 巫師 》( The Witcher 其實應該翻譯成“獵魔人 ” )系列的作者安德烈 · 薩普柯沃斯基,希望把《 巫師 》做成游戲。


馬爾欽他們這時候內心還是有些忐忑的,畢竟人家可是有波蘭托爾金的稱號,相當于中國的金庸古龍。結果安德烈很痛快地就答應了這個要求,以 9500 美元的價格把版權賣給了 CDP 。


拿到版權后,他們就成立了 CD Projekt RED ,由 Sebastian 帶頭開發《 巫師 》。CDPR 花了一年時間做出了游戲的 Demo ( 樣品 ),還拿去給許多游戲發行商演示,但是所有人都不看好這個游戲,甚至有人覺得這就是個“ 垃圾作品 ”。
俗話說得好,如果一個人覺得你有問題,那可能問題不在于你,如果所有人都覺得你有問題,那你就是真的有問題。
 CDPR 反思之后發現,自家的游戲制作組和原作者安德烈沒什么交流,所以大家對于游戲設定沒有統一觀念,另外游戲引擎也存在很大的短板,導致了游戲的失敗, Sebastian 也因為理念不合,離開了 CDPR 。


眼見一切就要成為浮云, CDPR 的人心里都不好受。
好在《 博德之門 》的開發商 Bioware 伸出了援手,把自家的歐若拉游戲引擎給 CDPR 用,并且答應他們如果做出來的 Demo 還湊合,就給他們在 E3 游戲展上搞個展位。
因為馬爾欽他們之前代理過《 博德之門 》,對于歐若拉引擎很快就上手了,全新的 Demo 很快被制作了出來,并且征服了 Bioware ,就這樣, CDPR 第一次來到了 E3 。
CDPR 的展位就在 Bioware 邊上,當時的 Bioware 在游戲界可謂如日中天,
相比之下隔壁的 CDPR 展臺雖然小得可憐,但是也沾光吸引了許多玩家駐足觀看,只不過這時候波蘭以外的玩家都不知道 CDPR 是個什么公司,正所謂“ 那年十八, E3 展會,站著如嘍啰 ”。

原本 CDPR 計劃是 15 個人來開發《 巫師 》,但是隨后開發團隊擴充到了 100 人,花費了 5 年時間, 2000 萬波蘭茲羅提的成本才最終完成《 巫師 》,根據馬爾欽的說法,即便投入了如此巨大的成本,還是有一些游戲內容因為預算被刪除了,好在游戲本身已經大致滿足了他們的要求。


這又是馬爾欽幾乎押上了整個公司未來的一次豪賭,馬爾欽又一次贏了。
2007 年發售的《 巫師》全球銷量達到了 200 萬份,是一個相當不錯的成績,有了這次的成功, CDPR 決定同時開始開發《 巫師 2 》和《 巫師 3 》。
與此同時,由于《 巫師 》的成功,它的發行商雅達利想要把它移植到主機上,但是 CDPR 人手不夠,在雅達利的牽頭之下,把移植工作交給了法國工作室 Widescreen Games ,并且把主機版的名字定為《 巫師:白狼崛起 》。


按照正常的發展,《 巫師 》可以在 PC 主機兩開花, CDP 和雅達利都能賺不少錢,看起來是一個穩賺不賠的買賣。
可關鍵時刻,法國人掉鏈子了,甚至差點毀掉了 CD Projekt 。
Widescreen Games 這群法國人不僅消極怠工,開發進度緩慢,還想找 CDP 要更多的資金和人力物力支持。
馬爾欽說那時候他們給 Widescreen Games 的錢比給自家員工發的工資還多,再這么下去不是個事兒,于是決定取消這個項目。
雅達利作為這事情的牽頭人,感覺面子上有點掛不住,就以 CDP 單方面毀約為借口,撤回了所有資金,還厚著臉皮提出要 CDP 回報他們對于主機版《 巫師》開發的資助,于是雅達利以很低的價格拿下了續作《 巫師 2 》的北美發行權。


但是這會兒因為《 巫師:白狼崛起》的取消,外加 2008 年的經濟危機, CDP 已經徘徊在了破產邊緣,公司的規模縮減了一半,能不能有《 巫師 2 》還是兩說呢。
即便砍掉了《 巫師 2 》之外的所有項目( 包括制作了不少內容的《 巫師 3 》),公司的情況依然捉襟見肘。
這時候有許多投資方都對 CDP 有意向,出價數百萬美元想要買下 CDP 的全部股份,可是馬爾欽不想把公司交給別人,拒絕了他們的收購提議。
最后機智的馬爾欽用一個神奇的騷操作挽救了公司:他用手頭剩下的錢買入了一家將要上市但是也瀕臨破產的 IT 公司的全部股票,讓它成了 CDP 的空殼公司,最后這公司還真就成功上市,并且融資了一筆錢。
換成一般人,在經歷這種大起大落之后,沒準這筆錢就得小心翼翼地掰著花了,可是 CDP 頭鐵得不行,把所有錢又一次砸進了《 巫師 2 》的開發之中。
這筆錢雖然數額不大,卻給了 CDP 一絲希望,《 巫師 2 》使用的游戲引擎是 CDPR 自己制作的 Red Engine ,這樣一來就解決了原來歐若拉引擎沒法制作主機游戲的困擾,也不用擔心被雅達利和法國人再坑一次了。


最終《 巫師 2 》的成品只用了《 巫師》一半的開發時間,游戲流程也只有十幾個小時,但是它的質量非常高,在全球的銷量達到了 170 萬套,不然也不會被波蘭總理拿去送給奧巴馬當做“ 國禮”。


正所謂百煉成鋼,經歷過起起落落之后的 CDPR ,已經擁有了業界頂級的開發團隊與實力,《 巫師 2 》的成功也吸引到了新的投資者,讓他們有了充裕的資金去完成自己的進行到一半的夢想——《 巫師 3 》。
最終,歷時三年半,耗資 8000 萬美元的《 巫師 3 :狂獵 》在 2015 年發售了。


《 巫師 3 》的開發幾乎又一次耗盡了波蘭人的所有資產,但波蘭人的“ 運氣”一向不錯,在《 巫師 3 》身上的孤注一擲,直接把 CDPR 推上了神壇。
超過 800 項的游戲大獎、 TGA 2015 年度最佳游戲、最佳角色扮演游戲等等光環紛紛砸在了《 巫師 3 》的頭上。


在 Steam 上,《 巫師 3 》有超過 30 萬的評價,其中 98% 是好評,足見玩家們對它有多滿意。


就算是那 2% 的差評,里面也有很多人是本著抖機靈的心思去的,有的人給差評的理由是玩了《 巫師 3 》之后很多別的游戲都玩不下去了。

有的人說這游戲害得他掛科了,所以給差評。

有的差評則是直截了當地說“ 別看差評了趕緊去買啊! ”。


甚至有人因為自己是打折買的《 巫師 3 》而感到羞愧,為此給出了差評。


而之前提到的“ 波蘭蠢驢”綽號,也是從《 巫師 3 》之后才慢慢在玩家之間流傳開來的。
但實際上, CDPR 除了游戲價格良心之外,還干了別的蠢事。
隨著游戲數字化的普及,很多廠商都在對自家的游戲做了防盜版加密( DRM ),想玩加了 DRM 的單機游戲,玩家也需要在聯網狀態下進行認證后才能進入游戲。
而 CDPR 從來不在自己的游戲上做這個,因為他們覺得這樣做毫無意義。
CDPR 認為,就算加了 DRM ,游戲早晚也會被破解,只要玩家想下載盜版,永遠都下得到,而對于那些購買了正版的玩家們來說,時刻聯網的限制反倒讓他們成為“ 正版游戲的受害者 ”。
CDPR “ 以身作則 ”,自家游戲平臺 GOG 上的游戲從來都不做 DRM 加密,搞得許多游戲廠商都不敢把游戲放到 GOG 平臺上去賣,因為這么一來就相當于對盜版商敞開了大門。


現在的游戲廠商都把盜版玩家當做敵人,可 CDPR 覺得只要自己的游戲足夠好,玩家們肯定愿意買正版,你說他蠢不蠢?
還有就是明明可以在賺錢之后稍微糊弄糊弄玩家,隨便做個 IP 續作再恰一波錢,可他們非要每次都把所有賺到的錢都砸到下一個游戲的開發里,蠢不蠢?
可正是因為這股子“ 蠢 ”勁,《 巫師 3 》在全球賣出了 2000 萬份
正在開發的《 賽博朋克 2077 》在 E3 發個預告片都能讓無數玩家充滿期待,《 賽博朋克 2077 》開放預售之后玩家預購的數量目前暫時無法考證,但是 CDPR 的 CEO 說“ 比《 巫師 3 》的預購數量還多得多”


《 巫師 3 》的預購銷量是多少?整整一百萬份。
因為這股子“ 蠢 ”勁, CDPR 成為了波蘭市值排名第三的公司,讓全世界玩家開始關注波蘭游戲產業,讓游戲產業成為了波蘭的“ 國寶 ”,在波蘭開發游戲都可以獲得各種政府補貼。
因為這股子“ 蠢 ”勁, CDPR 成為了玩家心目中的“ 業界良心 ”,甚至求著他們多賺點錢。
面對盜版猖獗的市場,波蘭蠢驢用豐富的贈品贏得了玩家的心;面對好不容易吊住一口氣的財務狀況,波蘭蠢驢義無反顧地把所有錢投入了游戲開發;面對各路廠商花式賣 DLC 的行業現狀,他們把 DLC 白送,把能當成續作的內容做成 DLC 低價出售;面對自家游戲被盜版的風險,他們想到的是正版玩家們的權益。。。
CDPR 真的蠢嗎?他們其實只是始終如一地認真做游戲,認真地對待每一個玩家的態度而已。
這樣的游戲公司,玩家怎么能不喜歡呢?


-END-





提示:1Mavees時尚網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如有侵害到您的版權與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會在第一時間刪除2Mavees時尚網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Mavees時尚網",不尊重原創的行為Mavees時尚網或將追究責任;3如果作者注明不能轉載及需要授權的,請聯系作者本人4作者投稿可能會經Mavees時尚網編輯修改或補充5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Mavees時尚網立場



用戶名: 匿名用戶
E-mail:
評論內容:
驗證碼: captcha

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搶沙發吧

總計 0 個記錄,共 1 頁。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末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確定

訂閱

訂閱Mavees時尚網通訊,您絕不會錯過潮流、新鮮、好玩、有品的年輕人資訊。

浙江20选5中奖条件